信息服务
  • 只有默默创造性的写作劳动才能求
  • 生在文化的故乡感到欣慰眼观文风
  • 我竟把自己与作家张贤亮文革囚禁
  • 这是一个自己对另一个自己的交代
  •   4887铁算盘资料

      公司地址: 浙江省杭州市下沙3548号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浙江财经学院(体军部)
     
      招生办
      联系人:李文 主任
      联系电话:186 6465 1564    

      在线Q Q:84654684

      欢迎各界人士莅临我校指导参观!

     
   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合作交流 > 生活像一台升级的电脑板到了另一个平面
    生活像一台升级的电脑板到了另一个平面 未知 admin
     
    这是作家王宗仁的一篇散文。是从观看央视一套《朗读者》的栏目中获取的,并把它收藏。
     
    掐指数数,已有两百天没有写大篇了。
     
    我如梦惊醒:我岂不就像那个文中披长发,穿长筒靴,操杈子枪的猎人;我的一片天空,就是一批妖螅出没弱肉强食的精神沼泽地;我的笔,就是那杆藏羚北猎人肩上掮着的曾经伤害过无辜生命的杈子枪;我的文字,就是一堆从精神丛林收获的野生动物,摆不上购物市场,我必须抉择。
     
    世界进入一个高端——“机”不可失。现实中的人们都像吃了鸦片一样离不开手机,离不开互联网:点QQ,刷微信圈,心灵鸡汤搅拌……怎样才能回到我写作的初源?
     
    关掉朋友圈,才知道水和食物才是我真正离不开的伙伴,亲情是我在这个世界中赖以存在的护栏,写字是把稍纵即逝的时间定格的方式,就像我们出游时看到一处美丽的风景,拿出手机点击摄像头,留下一段精彩的画面。
     
    豁然想到智慧作家王小波《黄金时代》中一段描述:虽然所有人都说她(陈青扬)是破鞋,但她不以为自己是的。因为破鞋偷汉,而她没偷过汉。
     
    “男人不可不读王小波”。所以,我买了一套《王小波精品集》。王小波,我国当代著名的作家和学者,堪称是写作“智慧”的作家,写自然的人性爱,遥遥数卷的文学作品中,我只读了《黄金时代》,还是抱定写作的需求去读的。
     
    如海明威所说:有的作家的一生,就是为后来另一位作家的某个句子做准备的。当然,并非说我也能成为后来的作家。
     
    写作“野心”的生起,大多有一种潜在的心里压力驱动,但也有偶然的因素存在。一个平庸的人,一个随波逐流不敢担当的人,一个沉不住寂寞怕别人背后指点的人,永远写不出一部大气大魄的作品。
     
    有时在想:在我打算转身离开网络的时候,是否有人还在关注我的空间;在我还是先前那样愤世嫉俗能量输出的时候,是否有读者在提醒我俯身降调掉转枪口;或者有人认为我死了或“江郎才尽”就此辍笔?
     
    现阶段没时间去读大部头小说,选定枕在枕边的小说也是断断续续读了一半,没时间也没必要去消费时空。但偶尔每一符号文字拾迹纸上圈点,还是一步一趋的,为书写生命最后的“乐章”伏笔。因为生命的小船不知在生活的大洋中何处搁浅。
     
    四月中旬的朝鲜半岛危机已挺过“节”点(4月15日的朝鲜“太阳节”,4月25日的朝鲜“建军节”),剑拔弩张的朝鲜半岛危机分清航向,触起我遐思。金三胖不会屈服美国强势的军事压力,美国也无意在半岛打一场不见输赢的核战争,中国政府也严重警告:谁要在我们的家门口惹事,要承担起历史的责任。
     
    4月16日,是安徽卫视《白鹿原》炒作后的首播时间。《白鹿原》是我近期写作需求阅读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。(说真话,在今天快捷的网络阅读时代,读长篇小说就是另类。仅代表自己观点。)岂知刚首播就戛然而止。我怀疑是审定过程中有问题——越是真实的东西越难以通过。在功利浮躁的现实世界,在当今文坛陕西作家军团中,我总是把他们的枕棺之作放在一起阅读:路遥的青春,贾平凹的多情,陈忠实的实在。总觉得陈忠实不抵路遥的笔力雄厚。
     
    世界那一天不在变化?还有中超联赛,还有国家一带一路建设,还有我未完成的课堂作业设计……是的,变化的是事物,不变的是亲情!
     
    遥遥无期的《白说天下》永远未完成,像高鹗续写《红楼梦》金圣叹腰斩《水浒传》那样,因为它带有放射性元素,会伤及无辜,也像金三胖在自家的国土玩起的核炸弹,虽不能试射,但也够震慑,抑制着帝国主义对其政权的颠覆和讹诈。
     
    别了,武器!
     
    别了,我的青春!
     
    别了,我亲爱的QQ!
     
    上一篇:故事发生的年代距今有好些年了 下一篇:只等待马匹掉队成为它们的口中之食
     
     
    ?